四人麻将 单机版|欢乐麻将腾讯官方版下载安装
學術天地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會工作 > 學術天地 > 正文

劉育鋒:英國政府學徒制訴求轉化為社會公共訴求的路徑

作者:劉育鋒   來源:《中國職業技術教育》   發布日期:2019-10-30


近年來英國政府采取了大力改革與發展學徒制的政策,通過戰略性文件發布、學徒制成果宣傳、基本制度設立以及整合各方力量提升學徒制質量等舉措促進了相關各方達成需要改革與發展學徒制的共識,將政府訴求轉變為社會多元相關者訴求。英國學徒制相關經驗,對我國全面推行學徒制試點具有啟示意義。

一、塑造共同目標,形成學徒制愿景共識

英國政府利用資源和制度優勢,通過一系列戰略性文件,大力宣揚技能開發是國家戰略;通過一系列調查研究成果,向社會發布學徒制是企業提高勞動生產率和學徒獲得更高收益、更好發展的培訓模式,對學徒制的公共投入可以獲得巨大回報。因此,學徒制發展,不僅是政府的訴求,也應該是雇主、學徒和全社會的訴求。

(一)學徒制發展,政府訴求

英國政府在多個文件強調技能和學徒制發展對國家的總體意義,政府高官也通過各種渠道強調這一觀點。

英國提出學徒制改革要實現的主要目標包括“滿足雇主和國家的技能需求,從而使學徒完全勝任其職業”,不僅如此,學徒制還要“使學徒完全具備可遷移技能”“擴大學徒制的參與度和社會流動性”以及“與更廣泛的政府戰略相適應”,為此“有助于政府的行業戰略并促進更大的社會公正”等。英國政府的一些高官也經常通過一些渠道表達技能的重要性。2003年英國教育和技能部向議會提交了一份文件《21世紀技能:認識我們的潛力》報告,即“技能戰略”。當時的英國首相托尼·布萊爾、教育和技能部長查爾斯·克拉克、貿易和工業部長帕特里夏·休伊特、財政大臣戈登·布朗以及工作和養老金大臣安德魯·史密斯在報告的前言中提出,英國人的技能是“國家至關重要的財富”,因為技能有助于“企業實現競爭所需的生產力、創新和盈利能力”,有助于“提供人們想要的有質量和可選擇的公共服務”。學徒制作為技能開發的一種成功模式,英國政府也多次強調其重大意義。英國教育部在2016年發布的學徒制經費文件中提出,“學徒制有益于雇主和個人,通過提高勞動力的技能有助于提高經濟生產力”。為此,英國學徒制改革要“提高學徒制的質量和數量,使更多的個人有機會追求成功的職業生涯——無論這是他們在就業階梯上邁出的第一步,還是在當前企業或行業內取得的進步”。作為公共利益的代表,英國政府和官員在很多文件中和場合內,不僅大力宣傳學徒制和技能開發對國家發展的重要意義,也強調學徒制對于雇主、個人的意義,努力達成政府、雇主和學徒在學徒制改革發展中利益的一致。

(二)學徒權益保障,增強學徒制吸引力

為吸引更多人選擇學徒制培訓,英國出臺了一系列制度,包括保障學徒權益的最低工資標準,設立高等學徒制和學位學徒制以及取消學徒年齡界限等等。

1.最低工資標準

英國規定了學徒的最低工資和作為雇員的權利。所有年齡學徒在學徒期第一年的最低工資相同,都是每小時3.9英鎊。此后,按照規定,學徒有權享受國家最低工資標準,依據年齡的不同而最低工資標準不同。學徒年齡在18歲以下、18~20歲、21~24歲和25歲以上的學徒,每小時最低工資分別為:4.35、6.15、7.7和8.21英鎊。學徒的正常工作時間和作為學徒制培訓的時間都有權獲得報酬。與其他雇員相同,學徒享有包括假期和產假在內的相同的就業權。

2.取消學徒年齡限制

1994年引入現代學徒制時,主要針對18~19歲的年輕人,聚焦國家職業資格3級(NVQ3)證書。2004年引入了2級學徒制,對3級學徒制資格進行了修訂,同時取消了學徒制年齡最高限制,即25歲以上的成人能夠成為學徒,這極大地擴大了學徒范圍。

3.引入高等學徒制和學位學徒制

2006年引入了高等學徒制。2015年3月啟動了學位學徒制,推出9項新的行業設計的學位學徒制,包括特許測量、電子系統工程、航空航天工程、航空軟件開發、國防系統工程、實驗室科學、核、電力系統和公共關系。引進學位學徒制目的是“擴大獲得專門化職業的機會”使得更多人員可以在專門化職業就業,“幫助雇主獲得最高層面所需技能以提高其業務的生產力”,進而支持企業獲得“國際競爭所需的更高水平技術技能”。英國政府清楚地知道,學位學徒制的成功“取決于雇主和大學的合作”。雇主需要牽頭開發學徒制標準。為支持這一工作,英國政府提供了800萬英鎊的發展基金,以“幫助大學和合作伙伴根據雇主的需求收集情報,并迅速制定相關條款”。學徒們將在大學和工作場所學習,不需要支付學費還能夠獲得報酬。與其他層級的學徒相同,學位學徒制的費用由政府和雇主共同承擔。

高級和高等學徒制得到企業和學徒的歡迎。高級水平(3級)2013—2014年占學徒總數的33%,此后逐步上升,2016—2017年達到40%,到2017—2018學年達到了44%。高等學徒級別(4~7級)的學徒出現以來,一直出現快速上升態勢。從2013—2014年間僅占2%,2016—2017年間達到7%,到2017—2018年達到了13%。英國政府通過政策法規,滿足了學徒的基本經濟需求和發展需求,還通過法規明確了學徒制的在崗培訓、離崗時間比例,開發能夠反映企業能力要求的標準,增強了學徒制的吸引力。

二、吸納相關者觀點,增強政策認可基礎

盡管學徒制對于政府、雇主和學徒有重要意義,但學徒制發展需要合理有效的政策作保障。英國政府經常委托有關人員組成獨立小組,對學徒制實施情況進行研究,以理解現狀和問題,提出克服問題的建議。在對以上研究所提建議進行征求意見的基礎上,形成英國學徒制政策。經過這些過程出臺的學徒制政策,社會基礎比較廣泛,社會可接受度較高。

2001年3月,當時的教育和就業部長David Blunkett指定現代學徒制度咨詢委員會在9月底之前向部長和學習和技能委員會就現代學徒制發展、促進和執行的三年行動計劃提交報告。為執行這一任務,該委員會進行了研究并于2001年9月發布了《現代學徒制——工作的方式》報告。2004年底,英國政府要求利奇勛爵考慮“以最大限度地促進經濟繁榮、提高生產力,并改善社會正義,技能開發的長期目標是什么”的問題, 2005年12月發布了《英國的技能:長期的挑戰(中期報告)》。

2010年,當時的教育部長Michael Gove認為英國的“國際競爭對手擁有更強大的制造業”,而英國的“技術教育仍然比大多數其他發達國家弱”。為解決這一問題,他邀請艾莉森·沃爾夫教授審查19歲前的職業教育,并就“確保職業教育能夠促進高等教育和就業”提出建議。沃爾夫教授在執行這一審查任務時,收到了來自個人和團體的數百份意見書。在對英國職業教育審查的基礎上,于2011年發布了《職業教育審查——沃爾夫報告》。

基于英國勞動力市場不斷變化、青年頻繁換工作、雇主重視工作經驗等社會環境分析與對職業教育體系的系統審查,沃爾夫教授提出了英國職業教育面臨的若干問題以及解決問題的建議。例如,英國有許多16歲和17歲的孩子“試圖找到一個真正有進步機會的課程或者一份永久性的工作,但都沒有找到”。又如,“1/4到1/3的16歲后人群主要選擇低水平職業資格,其中大多數幾乎沒有勞動力市場價值”。再如,“不到50%的學生在關鍵階段4結束時(15~16歲)達到英語和數學GCSE(A*-C級)基本標準,而18歲時,這個數字仍然低于50%。”英國有“太多14~16歲的學生正在學習價值很低或沒有價值的課程”,原因是“績效表激勵學校提供這些不能充分反映能力需求的資格”。

針對近年來英國學生不能很好地“了解特定選擇可能產生的后果或者哪些課程和機構質量高”的問題,沃爾夫教授認為“政府責任是讓每個人都能得到這些信息”,要“告訴公民真相”,即“提供準確有用的信息,以便他們能夠做出相應的決定”。針對英國職業教育存在的“極其復雜和不透明”問題,沃爾夫教授認為這是因為英國在過去20多年內,注重微觀管理,官僚主義成本不斷增加,“中央政府重復、重疊指示,以及復雜、昂貴和適得其反的結構所致”。為此,教授提出“英國體系需要大大簡化”。

沃爾夫教授認為,未來職業院校“關注學生的需求,而不是政府機構的需求”,政府要“退出微觀管理”,應該“把重點放在監督和保證質量、提供客觀信息等關鍵作用上”。報告還建議要通過撥款和問責方式的改變,解決“鼓勵院校引導青年人做出容易達成的選擇而不是有助于他們進步的選擇”問題。此外,報告還提出,“學徒制框架完全應由SSC制定并不合適,……對框架的審查還應考慮如何提高靈活性和對當地勞動力市場和條件的反應能力。”教育部和商務創新和技能部“應根據國際上的最佳實踐,審查學徒合同安排,以提高效率,控制單位成本,并減少與不增值的經紀或中間商活動相關的摩擦支出”,等等。

英國政府希望“對英格蘭學徒制進行獨立審查,并將此任務委托出去”。該任務“由一位高層獨立的商業人士領導”“對學徒制度進行批判性審查”。英國政府提出了需要考慮的關鍵問題,如“學徒制的核心組成部分應該是什么”“學徒制應為誰服務”,學徒制資格“是否得到雇主的認可和重視”等等。政府要求該審查在2012年秋季完成并提交報告。2012年11月發布了《理查德學徒制審查》報告。報告在審查的基礎上提出了十大建議,如“應該重新定義學徒制”“學徒制應該聚焦結果”“政府應該為獲得最好的資格而設立競賽”“測試和認證過程應該獨立并受到產業尊重”,等等。

為使中小企業主“在學徒制中獲得更多的控制權,并使其對中小企業需求做出更大的響應提供建議”,英國教育、商務、創新和技能部長以及繼續教育、技能和終身學習部邀請杰森·霍爾特負責審查工作,就如何激勵中小企業參與學徒制培訓提出可行性建議。杰森先生擁有多家獨立經營的中小型企業(霍爾茨集團),他還是非營利霍爾茨學院的創始人。該學院是英國唯一政府認可為更廣泛珠寶行業提供培訓的機構。英國政府與霍爾特先生簽署協議,要求其提出如下具體建議:“改善中小企業學徒計劃的推廣工作,使中小企業更容易決定如何招聘學徒”“進一步加快和簡化流程和現行要求,減少中小企業招聘和雇用學徒的官僚作風”;“其他可能影響中小企業學徒計劃經驗的因素”等。杰森·霍爾特先與大量的中小企業和其他利益相關機構進行了討論,對91個機構進行了訪談。在此基礎上,杰森·霍爾特于2012年發布了《讓中小企業更容易獲得學徒制:杰森霍爾特的評論》,提出了“提高對學徒制利益的認識”“中小企業從培訓提供商那里獲得最好的服務”,以及“學徒制計劃的所有權和責任以及消除障礙”三大建議。

2013年3月,英國教育部、商務創新和技能部共同發布了《英格蘭學徒制的未來:理查德評論的下一步》。包括技能部長、教育部長和商務、創新和技能部長在內的三位部長在前言中表示,“Doug Richard提出了一個令人信服的改革案例,以確保所有的學徒制都是嚴格的并能滿足雇主的需求”,部長們同意Doug Richard對學徒制評估結果和提出的觀點,表示“必須賦予雇主權力,使他們成為學徒制核心”,同意“把標準和質量提高,以提供雇主和學徒真正認可的學徒制”“雇主的聲音最好不是通過代表機構來表達,而是通過他們準備支付什么來表達”。部長們還表示,為迎接Doug Richard提出的挑戰,他們希望與雇主、教育工作者以及所有學徒相關人員合作,制訂長期的解決方案”等。為進行學徒制改革,英國政府以研討會和書面形式就有關問題進行了咨詢。通過咨詢,確認了政府支持Doug Richard觀點的合理性。正如當時的技能和企業部長Mattew Hancock在《英格蘭學徒制未來:執行計劃》前言中提到的“這就是為什么在我們3月份發布的咨詢文件中,我們證實了我們對Doug Richard推薦的以雇主為中心的方法的支持,并就如何使之成為現實征求了意見。”

2015年11月,技術教育獨立小組由技能部長成立。小組的任務是“就改善英格蘭技術教育質量、特別是簡化目前過于復雜的系統并確保新系統提供21世紀最需要技能等行動向部長們提供建議。” 2016年4月,該獨立小組完成并發布了《技術教育獨立小組報告》。報告提出了一系列建議,如“雖然政府有必要設計國家的整體技術教育體系,但必須以雇主設計的標準為核心,以確保其在市場中發揮作用” “取消當前的頒證機構市場模式” “學徒制局盡早審查所有現有的學徒標準,以確保標準之間沒有實質性的重疊,并且每個標準都是職業標準,而不是公司特定標準”等。很多建議也被英國政府采納。

在現代社會,沒有任何一個政府可以僅僅依靠自身的力量制定科學有效的政策和制度。英國政府在制定政策的過程中,依靠社會力量診斷問題,提出建議。在更廣泛的基礎上征求意見,這種注重社會力量參與學徒制決策的做法,即政府與社會多元共治,使學徒制政策實施更能被社會認可,更具有可行性。

三、明確各方職責,治理機構碎片化問題

在學徒制發展進程中,英國出現大量與學徒制相關的機構。隨著改革的推進,這些機構的職責發生了變化,導致一些機構之間職責不明、關系不清、效率低下,存在碎片化問題,不能很好地發揮其在學徒制執行過程中的職責。為解決這一問題,英國政府頒布實施了《學徒制問責制聲明》,明確了學徒制相關各方的職責。

由于種種原因,英國學徒制相關者多元且多變。有學者在反思英國建筑業現代學徒制發展時提出,英國“政府半官方機構數量激增”,且“持續重組和重新品牌化”,這些機構“有執行政府技能政策的職責,造成混亂,導致技能體系缺乏一致性”。此外,還存在“雇主角色的表述不清晰”問題。當雇主有多條途徑可以表達它們的觀點時,“問題就更加復雜了,這導致了政府半官方機構‘混亂和困惑’”。

這種機構繁雜的情況不僅在具體行業部門,在整個英格蘭的正式技能體系機構也存在。有學者提出英格蘭擁有大量的機構,包括“4個規劃和經費撥款機構、4個監管或檢查機構、5個政府部門、9個代表教育提供者的機構、10個支持機構、12個戰略機構和16個獨立的支持機制(Besley,2008年)”。不僅機構的數量多使系統顯得復雜,而且由于機構快速變化帶來的職能和制度變化進一步增加了治理的復雜性。

英國一些與學徒制相關的機構變化快速。如,學習和技能委員會2001年成立,2010年關閉;英國就業與技能委員會2008年成立,2017年關閉。行業技能委員會于2004年引入,但其職責和運行機制也發生了重大變化,等等。這些機構的快速變化,增加了英國學徒制治理的復雜性。

學習和技能委員會(LSC)是由英國商務、創新和技能部和兒童、學校和家庭部共同贊助的非行政公共機構,于2001年4月根據2000年《學習和技能法》成立。它取代了先前的72個培訓和企業委員會以及英格蘭的繼續教育資助委員會。2006年LSC的年度預算為104億英鎊。由于“災難性的管理不善”,2008年3月17日英國政府宣布廢除LSC。LSC在運行10年后于2010年3月31日關閉,其職能由技能撥款局和青年人學習機構取代。

英國就業與技能委員會(UK)是一個由政府資助、行業主導的組織,為英國的技能和就業問題提供指導。它在行業技能發展局和國家雇主小組合并的基礎上,于2008年4月成立,于 2017年3月關閉。英國就業和技能委員會是一個非行政的公共機構,向英國政府提供技能和就業政策方面的建議。一些具體的項目隨著UKCES的關閉而結束,如雇主所有權資助的項目、行業伙伴關系項目和英國未來計劃項目。UKCES的一些工作職責轉入了其他機構,如全國范圍內的雇主調查(如雇主觀點調查和雇主技能調查),標準、資格和框架的制定等等。

行業技能委員會(SSCs)是由雇主領導的行業組織,于2004年引入。SSCs不以營利為目的,要與商務部門合作以提升行業的技能,還承擔技能需求研究的職責。SSCs有四個關鍵目標,分別為:支持雇主制定和管理學徒標準;減少技能差距和短缺,提高生產率;提高行業部門員工的技能;改善學習供給。SSCs旨在通過了解其行業未來的技能需求,促進國家職業標準的制定、學徒制框架和新學徒制標準的設計和批準,并制定行業資格戰略,從而實現這些目標。英國共有15個SSCs,這些行業技能委員會約覆蓋英國勞動力的80%。過去,英國就業和技能委員會(UKCES)承擔批準SSCs的職責。

一方面,一些機構被關閉,一些機構相關職責發生變化,另一方面,成立了新機構,如學徒制局。為理清學徒制相關機構之間的關系,英國政府吸取了有關批評意見,于2017年頒布了《學徒制問責制聲明》。該聲明依據學徒制有關職責和任務,如,總職責、標準開發、審查和批準、學徒制培訓、評估、證書頒發、撥款等,明確了包括教育部、教育與技能撥款局、學徒制局、Ofsted(教育、兒童、服務與技能標準辦公室)、HEFCE(英格蘭高等教育撥款委員會)和QAA(高等教育質量保證局)等相關部門的職責,使相關職責處于一個治理框架內,圍繞學徒制而相互關聯,避免了相關機構碎片化問題。

四、研究并公布學徒成果信息,增強社會對學徒制發展的信心

英國對學徒制實施進行了滿意度調查和相關效益研究,并及時公布有關信息,增強了相關各方對學徒制改革發展必要性的認識。

英國實施的有關調查表明,學徒們普遍對所接受的學徒制培訓感到滿意。2014年對學徒的一項評估表明,85%的學徒認為他們從事工作的能力得到提高,83%的學徒表示他們的職業前景得到改善。總體上,學徒們對所接受學徒制培訓的滿意度達到89%。不僅如此,研究表明,完成4級或以上學徒制培訓的學徒們在他們的一生中平均可以多賺15萬英鎊。2級學徒可多獲4.8~7.4萬英鎊,3級學徒可以多賺7.7~11.7萬英鎊。

絕大多數雇主也對學徒制感到滿意,滿意度為82%。調查表明,65%的雇主提出近期在企業完成學徒制培訓的所有人員仍在為自己工作, 70%的雇主認為通過學徒制培訓提高了企業的產品質量或提升了服務水平。而且,雇主對學徒培訓的成本在完成后的1~2年內通過學徒生產率的提高而能夠得到補償。為此,84%的雇主計劃繼續提供學徒制培訓,其中約1/3的雇主計劃增加學徒培訓人數。由于認識到學徒制的意義,83%的雇主主張實施學徒制,有40%的雇主愿意主動向其他雇主推薦學徒制。

英國政府對學徒制的實施也感到滿意,因為學徒制的實施,促進了英國經濟的發展。研究表明,政府對第2和第3級學徒制的每一英鎊的投資,分別可以獲得26~28英鎊的回報。

英國學徒制受到各方歡迎的事實,在英國制造業行業得到了具體體現。SEMTA是先進制造業和工程(AME)行業的行業技能委員會,是由雇主領導的非營利性組織。工業學徒委員會(IAC)是SEMTA集團的一部分,每年對全行業學徒進行調查并發布年度報告。IAC2018報告表明,學徒制在英國先進制造和工程企業中大受歡迎。調查表明,有91%的父母支持或非常支持他們的孩子選擇學徒制;85%的學徒認為他們接受的學徒培訓質量好或很好;96%的工業學徒正在為注冊資格而學習;79%的學徒認為得到了公平或很好的報酬;91%的學徒高興或很高興他們自己做出的學徒制選擇;約有90%的家長會向其他的家長推薦學徒制;82%的學徒在培訓結束后希望在相同企業就業;有90%的學徒表示希望未來5年內在相同行業中就業。

五、全國設立學徒制周,營造社會氛圍

為慶祝并宣傳學徒培訓對個人、企業和更廣泛經濟的積極影響,使社會各界更積極參與學徒制,2008年英國設立了學徒制周,2019年是英國第十二屆學徒制周。該活動由教育和技能撥款局的國家學徒服務中心負責協調。教育和技能撥款局是英國教育部的執行機構之一。

學徒制周每年主題不同,2019年的主題為“開拓道路”。學徒制周舉辦一系列活動,向社會介紹學徒制成果并公布學徒制改革重要舉措等,包括BBC等具有影響力的電視臺和社會媒體給予報告。學徒制周活動是開放的,鼓勵學徒、雇主和權益相關者參加。為此,活動協調單位針對雇主、學徒和相關者參加學徒制周活動開發了專門材料,就參加學徒制周的方法、渠道,利用帶有學徒制周的標識介紹學徒或雇主的經驗以及通過參與學徒制培訓或提供學徒制培訓所獲得的利益,等等。

英國學徒制周的活動,人員和機構自愿報名參加。學徒和雇主通過包括推特、博客等各種交流工具向社會介紹自己關于學徒制的切身經驗和感受。這種案例性事實,配以電視臺等節目的安排和政府的宣傳,提升了社會對學徒制的認可水平。

六、分析與啟示

英國政府從提升國家競爭力的角度,提出了改革發展學徒制以開發技能和提高生產率的訴求。同時,通過提出學徒最低工資標準、引入高等學徒制和學位學徒制、取消學徒年齡限制的措施保障學徒的經濟和發展權力,使國家訴求與學徒訴求具有一致性;在執行學徒制相關政策過程中,通過委托專家、企業等相關人員與機構進行相關研究,期間進行了大量問卷與訪談,政府在吸納研究成果的基礎上形成了政策,學徒制相關政策具有較好的事實依據;英國還開展了對學徒制滿意度和效益的調查研究并公布其結果,設立了專門的學徒制周,使得雇主、學徒、政府以及更大范圍的相關者認識到了學徒制對于學徒、企業以及社會的價值,促進了將學徒制的政府訴求轉變為社會訴求。

在推行現代學徒制或新型學徒制過程中,為使學徒制能夠得到社會的認同,英國有關經驗有如下啟示:

第一,通過制度設計,進一步明確學徒權益。盡管我國有關文件提出了保障學徒權益要求,但一些內容并不明確。如《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第二十六條規定,企業應當“依法依規”保障學徒“基本勞動權益”,并按照“有關規定”支付報酬。學校、企業、學生三方協議要明確校企在保障學生“合法權益”方面的責任。在此,“依法依規”指的是什么“法”什么“規”,文件沒有說明。按照“有關規定”支付報酬,這一“規定”指的是什么不清楚,要保障的學徒“合法權益”是什么也沒有具體說明。有必要在政策性文件中進一步明確學徒權益具體內容,使相關各方明了內容并可以操作。

第二,加強對學徒制實施結果的定量研究,提供依據以說明學徒制推行不僅是政府的倡導和要求,也是學徒和企業等相關各方的要求。在推行學徒制過程中,存在學生和家長不愿意,企業不積極等問題。這一問題存在的原因多樣,其中不了解學徒制意義,尤其是不了解學徒制對學徒和企業的意義是一個重要原因。我國實施學徒制的結果如何,學徒是否比沒有接受學徒制培訓的人們有更大收益,企業收益如何,都需要有客觀且科學的數據為支撐。有必要開展深入研究,尤其是定量研究,開發能夠反映學徒制成效的指標體系和研究方法,及時收集有關數據并公布成果。

第三,在政策形成與修訂過程中,有必要委托第三方開展相關研究。英國在學徒制相關政策制定的過程中,委托了包括企業、專業人員等在內的第三方開展了有關學徒制具體問題的研究,包括企業對學徒資格的觀點、中小企業對學徒制實施的意見、學徒制標準開發以及行業部門在學徒制體系中發揮的作用等。英國政府在吸納很多研究報告建議的基礎上形成了學徒改革政策和措施,較好地促進了學徒制的發展。學徒制涉及相關者眾多,有很多內容需要深入研究和梳理,有必要委托第三方開展系統而深入研究以獲得學徒制相關者真實意見與多種可選擇的意見。在此基礎上形成的有關政策和舉措,能夠使相關者有擁有感,便于政府和社會目標一致性的達成。

第四,在職業教育活動周期間,設立專門的學徒制內容。2015年5月我國啟動了首屆“職業教育活動周”。這一活動對于社會各界了解職業教育,形成崇尚技能的社會風氣發揮了積極作用。有必要在這一活動周期間,安排學徒制內容,包括展示學徒制成果,與學徒進行對話,讓參與學徒制培訓的企業介紹收獲等,為社會接納進而參與學徒制奠定基礎。


(責任編輯:zhaoq)

友情鏈接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64920511 京ICP備0904892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6682 聯系方式 站長統計

版權所有 中國職業技術教育網     技術支持:萬合技術 博達軟件

四人麻将 单机版 安徽时时彩预测 中国南车股票分析 云南十一选五任六遗漏 广东时时彩中奖规则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发 陕西快乐十分技巧 辽宁快乐12预测 今日云南11选5走势图 双色球大奖2000年 围棋软件